转移、耐药,晚期前列腺癌治疗困境如何改变?

前列腺癌是转移治疗威胁中老年男性健康的重要疾病。但在我国,耐药仅仅1/3的晚期初诊前列腺癌患者属于临床局限性前列腺癌,这就意味着,前列第一次就诊时多数患者已处于中晚期。腺癌

南京鼓楼医院泌尿外科庄君龙教授指出,困境如今通过创新的何改内分泌治疗药物,正在为难免需要应对肿瘤转移、转移治疗耐药等诸多困境的耐药晚期患者带去新的希望。

70岁以上男性发病呈高峰,晚期早期是前列个“沉默的杀手”

前列腺癌是一种发生在前列腺的上皮性肿瘤。据国家癌症中心统计,腺癌我国前列腺癌的困境发病率逐年升高,已经成为泌尿系统最常见的何改恶性肿瘤。2022年我国前列腺癌新发病例数约达13.4万,转移治疗死亡病例数约达4.75万,分别位居中国男性发病和死亡癌谱的第6位和第7位。

遗憾的是,专家认为,造成前列腺癌发生的原因非常多,而目前还没有一个定论。“从一些既往理论来看,与遗传和环境都有一定关系,最相关的因素则是年龄。”庄君龙教授指出,随着人们寿命的延长,前列腺癌患者也越来越多被发现,发病的最主要年龄高峰出现在70~75岁。

“前列腺癌其实跟所有的恶性肿瘤都一样,在早期没有任何症状。”庄君龙教授指出,有时候患者感觉到的尿频尿急、会阴部不适,大概率都是前列腺炎或者前列腺增生,只有当肿瘤严重到堵塞尿道,或者骨转移引起骨痛,才会引起注意。

内分泌治疗,为狙击前列腺肿瘤助力

针对恶性肿瘤的治疗手段,大家熟知的通常有物理治疗和化学治疗两大类。庄君龙教授告诉记者,随着医学水平的不断提升,如今还有很多治疗方案为肿瘤的治疗助力。“对于前列腺癌,针对不同病情的患者有观察等待、主动监测、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放疗、免疫治疗、内分泌治疗等等。”专家指出,尤其是对于已经不可能用手术或放疗等物理方法清除体内所有肿瘤的时候,只能用内分泌治疗来抑制肿瘤的生长,因此内分泌治疗也是目前晚期前列腺癌最基础且根本的治疗手段。

据了解,前列腺癌的生长依赖男性的雄激素,雄激素与前列腺细胞表面的雄激素受体结合后,会启动前列腺的“增殖”程序。“广义上,抑制雄激素的产生、合成,抑制雄激素和其受体的结合都被认为是内分泌治疗。”庄君龙教授介绍,以前是直接切睾丸,后来还有通过注射药物去抑制睾丸分泌雄激素。除此之外,随着近年来新型内分泌治疗的出现,各种创新药物也能够抗雄激素或抑制雄激素合成,为患者有效地控制各阶段的前列腺癌,也已成为晚期前列腺癌的主要治疗策略。

抑制雄激素受体,为晚期转移性前列腺癌带去治疗新希望

对于恶性肿瘤患者来说,“转移”无疑是个最令人担心的进展,前列腺癌也是如此,一旦出现了转移将严重影响患者预后。庄君龙教授表示,此时如果患者对降低睾酮水平的药物或手术治疗仍有效果,则被认为对激素或去势敏感。反之,则是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由于对常规药物“不敏感”,更为难治。

记者了解到,随着针对新靶点和新机制的治疗探索不断深入,目前前列腺癌治疗药物已经能够覆盖疾病的各个分期患者。如近期恩扎卢胺对于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适应症在国内获批,就带来了治疗的新希望。

“一旦进入到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中位的生存期只有约3年左右。我们希望把更多的药物放到转移性激素敏感这个阶段,能够让患者更晚进入到难治性前列腺癌,能够最大限度地延长患者治疗有效时间。”专家解释道。

据悉,目前针对中国前列腺癌患者展开的III期临床研究显示,与安慰剂联合雄激素剥夺疗法相比,恩扎卢胺联合ADT显著延缓了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的进展时间,该结果为中国医生治疗晚期前列腺癌提供了循证医学证据,也为中国广大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治疗和全病程管理提供了选择。

早筛、早诊、早治!提高前列腺癌5年生存率

“早筛、早诊、早治”是提高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通过抽一管血筛查PSA这一非常敏感的肿瘤标志物,便可尽早揪出“凶手”。庄君龙教授介绍,南京鼓楼医院泌尿外科一直以来就践行着这样的理念,近年来在南京持续开展早期筛查工作。为近40万例50岁以上男性做了免费的PSA筛查,有近1%的筛查对象最终确诊了前列腺癌,为疾病预防的关口前移做出了有力的贡献。

“在前列腺疾病的治疗尤其是前列腺癌的治疗方面,我们在2014年就引进了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把微创和个性化做到极致。”记者了解到,目前该科室有3台手术机器人,完成手术约12000例。专家表示,通过这十年来手术技术的不断进步和革新,如今手术的方法也可以为患者较好地保证瘤控、尿控、性功能。

“对于转移性前列腺癌,我们也做了很多的临床研究探索。比如针对转移性激素敏感型前列腺癌,去找BRCA1、BRCA2基因突变的患者,在抑制雄激素受体治疗的同时联合PARPi靶向治疗,为这一类的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方向”,庄君龙教授说。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吕彦霖

校对 李海慧